首页 > 企业

红米与荣耀这对"冤家"

时间:2019-12-19 19:50:34 来源: 时代财经

  2019年的中国手机市场,除了5G,似乎没了以往的热闹。

 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在2018年迎来严重的出货衰退。魅族、锤子、360等厂商相继掉队,罗永浩、李楠、周鸿祎这些自带流量的行业领袖纷纷淡出手机圈,中国手机界迎来流量空窗期。

  在这个流量空窗期下,独立后的红米与新一代话题制造者卢伟冰横空出世。

红米独立

  时间回到2011年8月16日,雷军在小米首场发布会上带来了小米M1,以顶尖的配置和1999元的定价,掀起了互联网手机风潮。一个月后,荣耀作为华为终端新的产品线诞生。

  2013年12月,荣耀正式成为独立品牌,在摆脱华为影子的同时,直接对标当时正在互联网手机风口上高飞的小米。随后,刘江峰走马上任,于14年1月14日成为华为荣耀事业部总裁。

  在上任短短一年内,刘江峰将荣耀手机的销售额从1亿美元做到24亿美元,荣耀手机出货达到2000万台。尽管与当年小米全年出货6100万台相比还有一段距离,但已经让人看到这个独立品牌坐拥的潜力。

  刘江峰在2015年3月交棒赵明。在赵明稳扎稳打的战术下,荣耀逐渐成为中国头部手机厂商俱乐部的一员。IDC数据显示,在2018年,荣耀从销量、市场占有率以及销售额上实现了对小米的全面超越。2018年,荣耀全年销量为5442万台,市场份额达到13.7%,销售额超过110亿元;与此同时,小米销量为5199万台,市场份额为13.1%,销售额为93.19亿元。

  曾经的模仿者成为领先者,面对这样的情况,雷军显然坐不住了。

  “在创办小米之前,我是华为的铁杆粉丝……后来友商(华为)分了一个子品牌(荣耀),从诞生之日怎么low就怎么来,怼了我5年时间,我从来没有回应过”。今年1月10日的红米品牌独立发布会上,雷军终于正面回应了这些年来与荣耀的竞争,还喊出了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的口号。

  在同一场发布会,雷军宣布红米正式成为独立品牌,并由卢伟冰担任负责人。“红米Redmi专注极致性价比,主攻电商市场;小米专注中高端和新零售。”这是雷军对双品牌定位的解释。

  年初红米品牌独立发布会一役后,雷军转而成为5G手机和Mix Alpha等概念产品的布道者。“怒怼友商”这项手机厂商的传统艺能,落到了卢伟冰身上。

话题制造者卢伟冰

  卢伟冰在今年3月18日的红米发布会上迎来首秀。除了发布红米7手机小试牛刀外,卢伟冰还带来了TWS蓝牙耳机、洗衣机等红米生态链产品,在定价上比小米生态链产品还要极端。

  在卢伟冰看来,小米模式“不是做的(得)便宜,而是买的(得)便宜”,红米的极致性价比依靠的是小米集团背后巨大的研发投入。对于长年奋战在手机供应链一线的卢伟冰而言,这样的说辞是有底气的。

  卢伟冰早年曾是康佳通信销售公司的总经理,之后转战天语担任海外事业部总经理。2010年卢伟冰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金立,负责金立的海外市场。值得关注的是,在金立7年间,卢伟冰曾牵头金立ELIFE、IUNI等子品牌项目,IUNI等,其中IUNI更是喊着“以小米模式来反小米”的口号。

  然而,相比卢伟冰丰富的手机产品研发、海外操盘及供应链管理经验,卢伟冰如今“怼友商”的形象似乎更深入人心。或许是作为当年荣耀“像素级”学习小米互联网打法的回应,卢伟冰操盘下的红米,从产品命名上就跟荣耀杠上。

  5月21日,荣耀在伦敦发布20系列;一周后,红米在国内发布K20系列。11月26日,荣耀发布V30系列;12月10日,红米发布K30系列……

  “K30一定会全面碾压友商V30,今天发布的这款产品一定是两家的拐点之战……2020年之后我们对对方的优势一定是一马平川”。在12月10日的发布会上,卢伟冰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。

  除了产品、市场、销量等各项硬指标对标荣耀外,卢伟冰在微博上更不时以友商之名对荣耀发起“进攻”。

  隔三差五的隔空互怼下,外界关于红米与报道从未间断。有接近小米的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,这种互相diss的伎俩只是厂商间的营销手段,不涉及法律层面的事情掀不起大风浪。

  “这种例子太多了……最后其实还是要看消费者的体验,消费者会用钱包投票的。”该人士表示。或许,对于主打“极致性价比”的红米而言,就连营销也要讲求性价比。

  从暗讽、隔空对骂、再到直接对标,这位手机行业老兵的强硬作风,无疑为“忍了5年”的老实人雷军出了一口恶气。

5G换机潮来临之际

  在红米品牌独立前的2018年,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刚经历了自2011年以来最严重的出货衰退。Canalys数据显示,3.96亿的全年出货量直接将总体市场规模拽回到了2014年之前的水平。

  同在2018年,魅族、锤子、360等独立手机品牌纷纷陷入困境,中国手机市场沦为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以及苹果五大头部厂商的困兽场。

  对于在2018年手机出货同比下滑6%的小米,最终选择了“小米+Redmi”双品牌战略破局。

  “小米国内智能手机业务在2019年的挑战将是把两个品牌进行更加精准的分层,无论是产品及定价层面亦或市场及渠道层面,从而使两个品牌均能打破其固化形象,实现总体市场份额提升。”Canalys 研究分析师管翊婷表示。

  在这一年,卢伟冰通过社交媒体、采访等手段频繁制造话题,向外界清晰传达了红米“搅局者”的形象。

  抛开卢伟冰各项争议言论,回归红米本身,可以看到通过一年的产品布局,红米在定价、产品矩阵、品牌形象上已经逐渐褪去了小米的影子。

  经历了长达一年关于屏幕、快充、传感器的相互暗怼后,红米与荣耀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各自发布了旗下首款5G手机。3299元起售的荣耀V30系列与1999元起售的红米K30系列,掀起了2019年末5G手机的新一轮价格战。

  “在我的眼里只有一个对手,那就是荣耀。”从卢伟冰的言语间看来,红米与荣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似乎还看不见尽头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商务合作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

企业新报网www.lcxgyy.com 版权所有 (c)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未经企业新报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